鸾觞禊饮

◇全职粉/唱见厨/ARASHI
◇写一些同人文和练笔文
◇不定期删除黑历史 ◇一起来玩耍吧~( ̄▽ ̄~)(~ ̄▽ ̄)~

全职高手/韩叶 家事不可外扬(三)

△完结章,这篇在写之前,我就知道肯定写不长。因为故事开始时,老韩和老叶已经幸福快乐地滚床单了(lll¬ω¬)

△写完才发现,这章的字数几乎是前面两章加起来的字数Σ( ° △ °|||)︴

△番外会有的,写这么短还好意思写番外,我想给自己点根蜡烛。


夏休期结束了,霸图战队一如既往地进行着周密严谨的训练。

但是除了韩文清以外,所有人的心思都在到处乱飞。虽然微博事件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,可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还是好闹心。这种感觉就像是好不容易考了一次九十五分,然后发现全班都考了一百分一样烦。一向什么事都很好奇的张佳乐非常按捺不住,甚至多次用眼神向宋奇英表达他的心情。宋奇英同样用眼神表示,前辈不要欺负年轻人,要问自己问我才不要当冤大头虽然我也很想知道。张佳乐心里飞奔过一万只草泥马,问问问,我敢么我?能控制住自己不递钱包已经很了不起了好不好?

天色渐渐暗下去了,韩文清关了电脑招呼众人说: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刷刷刷—— 张佳乐、秦牧云、宋奇英三道目光纷纷落在张新杰身上,副队,你真的不考虑问一下队长吗?

看着这三人期盼的眼神,张新杰在心底里默默竖了一下中指:“队长,我有事要说。”

韩文清点点头,然后对其余人说:“你们都回去休息吧。”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也不好意思在待下去了。关门前张佳乐再次对张新杰投去了星星眼,副队副队,一定要问到你懂的。

张新杰默默给张佳乐点了根蜡烛,乐乐啊,你的眼神过于兴奋了,视力正常的都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。

“新杰,什么事?”韩文清看了眼时钟,此刻他有点张新杰附身,不是韩队最近作息时间规律了,而是韩队急着回卧室给叶修打电话。听上去特别少女的行为,韩文清却出乎意料的并不这么认为,这必须是爱妻的表现。

张新杰又沉默了一会,卧槽,这催促的眼神能不要这么明显吗?

“队长,今天一整天大家都有点魂不守神。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不问也清楚了。所以那件事……”

韩文清有点暴躁,就为了快一个月前的事浪费我的时间,然后表情自然而然的黑化了一度。

张新杰佯装淡定,偷偷把右手伸进了口袋攥紧了钱包。

“算了,这事我现在不说你们迟早会知道的,还是告诉你们。事实就是如你们想的一样。”

什么叫如我们想的一样。队长大大,能说清楚点吗?我现在有点缺氧。

张新杰努力微笑、微笑:“我们想的?”

然后张新杰发现韩文清似乎笑了一下,卧槽,笑了一下,这个笑字用来形容队长好像有点可怕。

“我和叶修是在交往。”

张新杰感觉自己被雷劈中了,那一瞬间好像失明加失聪了。门外偷听的三只,互相掐着手,真相真是太可怕了!我们真是一点都不想尖叫!一点都不想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与此同时。

叶秋觉得最近哥哥非常非常非常不正常。不正常到有好几次,叶秋没敲门走进叶修的卧室,叶修都飞快地把之前在看的东西关掉,然后再飞快地打开了荣耀。不正常,绝对不正常。作为一个贴心的小棉裤弟弟,叶秋想和哥哥谈谈心。

正当叶秋深呼吸了一口气,准备去找哥哥进行午夜访谈的时候,手机铃声大作。

擦,谁特么的这么不给力!

“喂?”叶秋有点淡淡的不爽。

“是我,陈果。”

“啊,你好,什么事?”对于陈果,叶秋还是相当客气的。

“我和你说件事,是关于叶修的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这件事苏沐橙已经问过叶修了,绝对属实。由于这件事真的有点爆炸性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一想到叶修最近的反常表现,叶秋顿时紧张起来:“我哥杀人了?”

“不是。”那边好像有点无奈。

“抢劫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玩弄少女了?”

“……”陈果有点头疼,为什么不能想的稍微好一点。

“斗殴?别逗了,就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边终于忍不住了,手机似乎被另一个人抢走了,对方一抢到手机就大爆语速:“你哥他是gay他在和韩文清交往。”

叶秋突然有点眩晕,药药药,谁有药?他刚才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gay?韩文清?交往?卧槽,这是用来形容他哥的吗?然后那边还好心提示了一下叶秋,这件事一个月前微博上就闹哄哄的。叶秋颤抖着打开了他哥哥的微博,生平第一次觉得他和他哥哥的代沟已经不是溪流,已经演化成太平洋了。


也不知是不是叶秋开了扬声器,总之叶修在隔壁的房间听得一清二楚。要不是当事人是自己,真的很想安慰一下弟弟。

“嘀嘀嘀——”QQ提示音响了。

韩文清:晚安。

看着那两字,叶修笑了一下,虽然一开始他还嘲讽韩文清变矫情了。但是久而久之,发现每天晚上能有人对他说句晚安,是件很温暖的事情。

叶修想了想,很快回了句——晚安,好梦=3=


——END——



评论(4)
热度(51)